70年代跨栏公主甄玲心‧运动场上的掌声改变一生

70年代跨栏公主甄玲心‧运动场上的掌声改变一生马来西亚70年代体坛红星――跨栏公主甄玲心形容她原是一名害羞内向、缺乏自信的女生。某一天,她在运动场上发现自己竟有惊人的爆发力,她忆述:“我越跑越快,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有强项……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勇气……"从此,这名女生在田径赛永远跑在最前头,创下8面金牌女飞人纪录。今天,作为我国唯一一所体育学校掌舵人,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校长,甄玲心全心全意培育体育精英,期望栽培更多的潘德蕾拉。甄玲心目前是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的校长,从2005年掌校以来,她都秉持着“学业运动兼顾"的理念,无时无刻都勉励学生在为国家争光之余,也必须在学业上打好基础。这位70年代的跨栏女飞人,中小学时期因不懂得分配时间,学业成绩不尽理想,尤其是在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中,只取得二等的成绩,让她感叹万分。她小有遗憾地说:“虽然我的英文很强,但是当时不懂得如何分配时间,缺乏精明的读书技巧,SPM只拿到二等。"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是我国第一所设立的体育学校,这家“梦工厂"数十年来为我国体坛栽培不少杰出运动员,包括跳水公主潘德蕾拉。学业运动兼顾甄玲心说,运动员在运动场上叱咤风云,代表个人、学校甚至国家赢得佳绩,确实非常荣耀,但她认为,选手不能把运动员当作终身职业,因为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是短暂的,如果没有具备其他专长或学历,退役后生计就会成问题。“运动员除了在场上卖力表现,为国家效力,争取国际佳绩,完成学业也是非常重要的,最起码要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试。"因此,她披露,该校都规定学生必须报考SPM,这对学生的未来是一种保障。“如果没有SPM文凭,想找一份不错的工作非常困难,哪怕你的运动成绩非常出色。"虽然已经退役31年,但这些年来甄玲心对运动的热情并没有减退。目前除了担起体育学校校长的重担,也扛下该校的英文和体育科学老师的工作,把多年累积的知识传授给学生,最重要是把心中那股对运动的沖劲和热情散发到学生当中。“要兼顾训练与学业虽不容易,但并非完全不可能。只要在运动和学业中找到平衡点,两者都可以兼顾。"甄玲心第一次参加比赛是在1971年,16岁的她,开始代表母校冼都女子中学参加短跑比赛,并在100和200公尺项目中赢得金牌。掌声寻回信心甄玲心对记者说,中学时期的她是一名相当害羞、欠缺信心的女生,心里总抱着一种“我不相信我可以做到"的负面想法,直到她在运动场上比赛时得到观众的欢呼和掌声后,她才越跑越有信心,渐渐爱上体育运动,体育更改变了她的人生。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让她会心一笑。她放声大笑地说:“我变得不再害羞了。"她这一笑,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其可爱和真实的一面,更让整个严肃的访问气氛顿时柔和下来。自称没有任何强项的甄玲心说:“当我越跑越快后,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也有一个强项,就是我跑得比别人快。这给了我很多信心和勇于尝试其他方面,也造就了我今天的成就。"不但如此,这一跑,也改变了甄玲心的大学课业成绩。升上大学之后,她不但学业突飞猛进,还在美国大学考取学士荣誉学位,总算弥补了SPM成绩低空划过的遗憾。错过一生唯一奥运赛1980年,甄玲心迎来了人生的最辉煌时期,同时也留下人生最大遗憾。那一年,甄玲心几经辛苦才拿到莫斯科奥运会的参赛权,但不幸的是,当年我国为了响应美国发起的抗议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抵制行动而杯葛赛事,使甄玲心无缘参加奥运,这也是她运动生涯中唯一一次的奥运参赛权。退役赴美深造对于此事,甄玲心坦言确实有遗憾,因为当年她很难得取得参赛权,对她来说,那一年可能是她状态最好的一年,是参加奥运会的最好时机。“因为我想到1984年回国后,我就要专注于工作,不会再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了。"因为要赴美国深造,1981年,甄玲心参加亚洲田径比赛后,便正式退役。这一场比赛成了甄玲心运动生涯中的最后一场赛事。谈到退役的原因,甄玲心很坦白地告诉记者,因为当时她正準备到美国大学深造,一来是想专心念书,二来想到毕业回国后,把专注力放在工作上,打拼事业,所以毫不犹豫地忍痛退下。她说:“当年我已经27岁,要兼顾事业和比赛是有些困难和辛苦,加上美国大学规定,深造期间不能代表国家参赛,所以我决定退下。"1984年完成大学学业后,甄玲心决定返马为国效劳,第一份工作就是到教育部服务,直到1991年,才重返校园完成硕士学位。现在,甄玲心只想专心工作,希望可以让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的学生运动和学业併重,做一位称职的校长。最先被发掘赛跑潜能甄玲心第一次被老师发掘的运动项目并非跨栏,而是赛跑。她在学校一次的运动会选拔训练中,偶然被老师发掘赛跑的潜能,被老师选为400公尺赛跑代表参赛者。她真正接触跨栏运动是在1975年,当时学校首次推介女子400公尺跨栏比赛项目。因为老师的要求,甄玲心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去尝试,没想到一跨就取得不俗的表现,跨栏历程从这里展开。“当时400公尺跨栏项目推介后,学校需要寻找合适的人选参加这项新项目,而校方认为我是其中一个可以胜任的学生。"她坦承,当初并非喜欢跨栏而开始跨栏,而是越跨越享受那种成功带来的喜悦,渐渐才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难忘1977年失误丢金问到人生中最难忘的赛事,甄玲心回答说:“1977年,大马东运会400公尺跨栏。"这场赛事,她因个人的失误,丢了金牌。当年,甄玲心在女子100和200公尺跨栏项目中创下纪录,对于400公尺跨栏夺牌她志在必得,没料到,她在起跑时速度过快,不幸摔倒。当时的情景,至今她还印象深刻,虽然无缘夺牌,但她还是很自豪地对记者说:“我还是跑出19秒的纪录。"爱小朋友享受执教鞭1991年辞去教育部的工作后,甄玲心开始在体育学校当教练,在1976至1979年,她也曾当过教师,之后赴美国深造就停止执教。因为喜欢小朋友的缘故,甄玲心特别享受执教这份工作,她很感恩和欣慰政府在她于国外完成大学课程回国后,给她机会出任体育学校校长。她认为,协助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的学生搞好学业和体育,是她回报的最好办法。1976年,甄玲心第一年出来执教,当时她才20岁。她不讳言,办公室的工作性质确实很有趣,可以参与一些政策的拟定,不过她还是比较喜欢执教。“从小到大,我的志愿是当一名老师,每次填写志愿栏时,老师总会出现在我首3个选项中。当我中五毕业后,我就申请进入师训,之后顺利被录取,正式进入师训。"1981年决定退役,对甄玲心来说免不了有不舍,但她不会对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感到伤心。反而,她自我勉励,日子还是要过的,况且这是生命的另一个阶段。体育设备师资待提昇针对如何看待我国运动员的素质问题,甄玲心引以为傲地说,以一个28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可以赢得奥运奖牌,已是非常好了。“再说,我国有很多高水準的运动员,他们的运动项目没有被纳入奥运会,如武术及壁球,否则我国会赢得更多奥运奖牌。"儘管如此,她却认为国内的体育设备仍需提昇和改善,而国内教练的培训也须受关注。她说,目前,政府很难在国内寻找到合适且有水準的教练,所以被迫从国外聘请教练。父教诲当办学方针除了个人的坚持和毅力,家人的支持也对甄玲心的运动生涯起着重要的影响。她感到很幸运,因为家人都非常支持和鼓励她,特别是父亲。“每次比赛,父母都会前来观赛,为我打气加油,不过,我父亲对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比赛的同时,也必须用功读书。"父母当年义无反顾地给予支持,令甄玲心至今无法忘怀,尤其是父亲的教诲,她不但没有把它当成耳边风,还沿用至今,当成办学的方针。运动员退役不获保障运动员退役后,政府会给他们甚幺保障?甄玲心毫不隐瞒地回答说:“没有",她说,除非你在国际大赛如奥运会、世锦赛赢得奖牌,才会享有退休金,否则没有人会对你许下任何承诺。“很多时候,如果没有赢得奖牌,是没有保障的。"所以,她一直强调,教育对运动员来说极为重要。以她所知,目前,我国只有拿督李宗伟和潘德蕾拉两名国家运动员享有这个资格。至于两人可获得多少退休金,她表示不清楚。不过,她透露,现在政府设有国家运动员福利基金会(Yayasan Kebajikan Atlet Kebangsaan),可帮助没有受到很高教育的运动员,如为他们提供教练课程等。【后记】谈到儿女表情生动育有一男一女的70年代跨栏公主甄玲心和天下父母一样,谈到儿女,脸上表情特别生动。甄玲心没有因为一对子女未遗传到运动员天赋而失望。子女健康成长,已是作为母亲的她一生最大的安慰。子女未成为国家运动员,但总算有爱运动的基因,现年27岁的女儿喜欢玩橄榄球,谈到儿子感兴趣的是彩弹射击,她却是不断摇头。记者起初以为这位母亲心疼孩子被无数颗彩弹射痛,但一经解释后,才发现原来收费不菲的彩弹射击才是令甄玲心摇头的原因,让整个访问在这个“笑点"下结束。姓名:甄玲心(Datuk Marina Chin)年龄:57岁背景:70年代国家跨栏公主,目前担任武吉加里尔体育学校校长战绩:曾在1971年、73年、75年、77年和79年赢过7面东运会金牌;1977年、79年和81年的亚洲田径赛赢得1金2银荣誉:1976和1977年全国最佳女运动员奖、国际三八妇女节100年庆典暨巾帼奖、体坛杰出奖得主、2011年获颁大马奥理会女性领导奖‧报导:张秀芬‧2012.10.22